注册

出过国的人,更能认清自己吗?

2018-06-23 08:14:26 和讯名家 
  当今世界日益全球化,越来越多人选择出国生活、工作和学习。这个趋势似乎是好事:社会科学研究表明,旅居国外可以提升个人创造力,减少群体之间的偏见,还能促进事业的成功。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旅居国外对心理的影响,我们决定着手研究跨国界经历如何改变一个人的自我意识。我们具体关注的是“

  自我概念清晰度”(self-concept clarity),它是指个体在自我认知内容上的清晰度、确信度、自我一致性和稳定性。自我概念清晰度与许多好处挂钩,比如心理上的健康、应付压力的能力、良好的工作表现。至于怎样培养自我概念清晰度,则少有研究探讨。

  大多数研究发现,换工作、情侣分手等过渡性经历,一般会降低自我概念清晰度。但是,我们五个人都曾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旅居国外,也都认为这段经历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了自己。因此我们想知道,作为一种独特的过渡性经历,旅居国外是否真的会提升自我概念清晰度。

旅居国外与更清晰的自我意识有关联
旅居国外与更清晰的自我意识有关联

  我们进行了6项研究,参与者总共有1874名,目的是测试“旅居国外会提升自我概念清晰度”的假设。在第一项研究中,我们在网上招募了296人,其中一半的人旅居国外至少三个月,其余一半的人则没有。所有参与者完成了一份问卷,问卷根据一份自我概念清晰度测量标准,询问参与者对于一些叙述的认同程度,例如:“通常情况下,我很清楚地了解自己是谁”、“我的性格的不同层面之间很少发生冲突”。我们发现,旅居国外的人的自我意识,比不曾旅居国外的人更清晰。

出过国的人,更能认清自己吗?
  当然,对于这一发现,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比起不打算旅居国外的人,选择旅居国外的人的自我意识本来就比较清晰。为了排除这一解释,我们进行了第二项研究。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对比了两组人:第一组是136名曾经旅居国外的人,第二组是125名已经申请了出国居住、出国工作或出国留学的机会,但还没真正出国的人。我们也对一系列人口统计变量和心理变量(例如年龄、性别、婚姻状况、社会经济地位、性格特征)进行了控制。我们再次发现,比起还没出国、但是打算在接下来一年内出国的人来说,曾经旅居国外的人的自我意识更清晰。

  自我识别思考与自我概念清晰度

  接下来,我们要找出旅居国外提升自我概念清晰度的原因。我们在刚刚描述的这项研究中找到的证据显示,在旅居国外和自我概念清晰度两者的关系之间,自我识别思考(self-discerning reflections,一个人为了识别出自己的身份究竟是真正定义了自己,还是只是反映了其文化教养,而进行的思考活动)是一个重要因素。为了衡量这类思考活动,我们制定了一个新的量表。数据显示,旅居过国外的人比不曾旅居国外的人更时常进行自我识别思考。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在旅居国外时进行更多的自我识别思考呢?是这样的,一个住在自己国家的人不会思考这种问题:“我的行为所反映的,究竟是自己的核心价值观,还是所处文化的价值观?”原因是,他们周围人的行为往往与自己相似。数据显示,一旦旅居国外,人们会接触到新的文化价值观和规范,导致他们反复思考自己的价值观和想法,使之要么被摈弃,要么被加强。

  在另一项研究中,我们采用了一项实验性的研究设计,目的是找出因果证据,以证明旅居国外和自我概念清晰度之间的关系。我们在网上招募了116名旅居过国外的参与者,然后将他们随机分配到了两种实验情景中。其中一组参与者被要求反思旅居国外的经历;另一组参与者则被要求反思本国居住的经历。这个方法可以既可靠又有效地模拟出人们对于旅居国外和居住自己国家的认知。

  结果表明,反思国外经历的参与者所反映的自我概念清晰度,比反思本国居住经历的参与者高。此外,与前面那项研究的发现类似,之所以存在这一差异,是因为反思国外经历的人所回忆起的自我识别思考活动,比反思本国居住经历的人来得多。

  旅居国外最重要的不是广度,而是深度

  在随后的研究中,我们招募了大批MBA学生作为研究样本。这些学生平均在国外居住了近3年。有了这些样本,我们可以对旅居国外和自我概念清晰度之间的关系进行更细致的调查。我们特别感兴趣的是:异国经历的深度(旅居国外时间的总长度)和广度(旅居过的国家总数),会不会提升自我概念清晰度?

  我们预料,深度比广度重要,因为人们旅居国外的时间越长,进行自我识别思考的机会就越多;相比之下,这类思考活动究竟是在一个国家里还是多个国家里进行的,则应该不太重要。一项有559名MBA学生参与的研究证实了我们的预测:国外经历的深度(而非广度)与自我意识清晰度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自我意识越清晰,内外反馈越一致

  这些发现可能会对企业界形成什么影响呢?一个可能的结果是,自我意识越清晰,人们对自己的看法和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可能就越吻合,而360度反馈系统所解决的正是这两点。如今,这类系统已经变得非常普及;据估计,大约90%的大型组织正在使用这种系统,而评价不匹配的情况,则与一系列负面工作表现相关联。

  因此,我们在随后的一项研究中对544名MBA学生进行了自我评估问卷调查,也请这些学生的同学和同事针对一系列社交维度和性格特征对其进行评估,目的是测试两种评估结果之间的一致性。一致性水平越高,表示学生的自我评价和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越相似。一致性之所以与自我概念清晰度相关,是因为人一旦对自己有清晰的认识,就会更倾向对别人展示出清晰一致的自我形象。这项研究表明,国外经历的深度(而非广度),与自我评价和他人评价一致性的关系更密切。这一发现和前面一项研究的结果一致。

  自我意识越清晰,职业选择越明确

  我们的研究对职业管理也有重要影响。过去的研究表明,在当今复杂的职场世界中,绝大多数人必须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做出艰难而重要的职业选择,而规划职业生涯正是MBA学生毕业后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可以推断的是,一个人如果自我意识清晰,就会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职业最符合自己的强项、最能实现自己的价值观,从而能够更明确、更有信心地决定自己的事业。

  在最后一项研究中,我们探讨了旅居国外和自我概念清晰度之间的关系如何影响未来管理者的职业规划。我们对98名国际MBA学生样本进行了调查,结果再次发现,国外经历的深度(而非广度)与清晰的自我意识关系更密切。自我意识越清晰,学生们对毕业后的职业规划就越清楚:在国外居住更长时间的人,更有可能表示自己已经清楚知道MBA毕业后的职业选择。

  本研究的局限性以及未来的研究方向

  总的来说,我们用了不同的研究方法(相关性研究、实验性研究)和不同的自我概念清晰度衡量方法(自我评估、360度评价系统),对不同的群体(网络使用者、来自多个不同国家的MBA学生)进行了调查,所获得的证据一致显示,旅居国外能提升自我概念清晰度。必须注意的是,我们无法完全排除这个效应往反方向走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人们也有可能是因为自我意识很清晰而旅居国外。如果要对我们的论点进行最严格的因果检验,就要随机分配参与者旅居国外或者留在自己国家里,然后追踪他们的自我概念清晰度水平。毫无疑问,这样的设计已经超出了我们这些研究的研究范围。

  未来,一个有趣的研究方向就是探讨旅居国外在什么情况下不会使自我意识变得更清晰。外派人员出国后的一个相当常见的反应是,一开始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文化冲击”——他们会“因为离开了所有熟悉的社交活动而感到焦虑”。要是无法克服这种焦虑情绪,旅居国外就有可能让人们感到既孤立又困惑,从而无法培养起清晰的自我意识,无法收获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好处。

  但是,大多数人最终还是会克服这个阶段。随着他们习惯上新的文化环境,他们的经历就很可能会像已故的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那样。他在自传《旅行开麦拉》(Travels)中的叙述与我们的研究宗旨不谋而合:“很多时候,我会觉得自己之所以要去世界上的某个偏远地区,其实是为了提醒自己,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一旦脱离了平时的环境、朋友、日常生活……你就被迫直接经历新文化(300336,股吧),这样一来,你就无可避免地意识到经历新文化的你究竟是谁。”

  哈乔·亚当(Hajo Adam)、奥蒂利娅·奥博达鲁(Otilia Obodaru)、陆冠南(Jackson G. Lu)、威廉·麦达克斯(William Maddux)、亚当·格林斯基(Adam Galinsky)/文哈乔·亚当是莱斯大学琼斯商学院的管理学助理教授。奥蒂利娅·奥博达鲁是莱斯大学琼斯商学院的管理学助理教授。陆冠南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助理教授。威廉·麦达克斯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克南-弗拉格勒商学院的组织行为学教授。亚当·格林斯基是哥伦比亚商学院管理学系的主席。译者/译言网网友搬那度 编校/周强《哈佛商业评论·研究控》编辑|周强qiangzhou@hbrchina.org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哈佛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出过国的人,更能认清自己吗?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