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经纬中国,十年风起

2018-06-15 21:43:29 和讯名家 
文 | 阑夕
文 | 阑夕

  从2008年到2018年,是经纬中国成立以来的十年。

  这家风险投资机构尽管有着还算悠久的品牌历史,但在中国境内的独立发展,其实已经相对完整的错过了互联网的萌芽和起步阶段。

  风险投资行业素来注重基于发展不对称的时间差,经过成熟市场验证的产品模式,必然会在新兴市场重演整个流程,提早布局、抢先卡位,可以说是从业的基本功。

  事实上,经纬中国的创始合伙人徐传陞,他在和张颖认识以前掌管着一支新加坡基金,并秉承着中国也会产生与Google相似的搜索引擎的判断,在中关村里找到了李彦宏和他的百度。

  那也是一个「广撒网、多敛鱼」的投资时代,早期的基金几乎是在粗暴的从美国互联网的产品名单里寻找对应标的,接着挨个投完一二三名,只待坐享其成。

  这种套路造就的成功案例虽然数目惊人,但是颠覆经验主义的样本同样不在少数,中国互联网并没有完全的成为美国互联网的镜像,而是在汲取资源和高速增长的过程里,有了自己的商业逻辑和数字生态。

  直到经纬中国的创建,创投行业的洗牌已经发生过数次,包括迷信海归的观念破产、草根创业的不断崛起、本土特色的壁垒砌高在内,都是时代前行的一张巨型背景板。

  张颖说,经纬中国踩在移动化开启的窗口上成立。在那之前,经纬中国的投资方向是离散的——「投过保险公司,电影公司也投,觉得做得也挺好」——然后才是笃信移动互联网的市场规模,把全部的力量全都赌了上去。

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挑战在于,它的信息差效应更加薄弱,甚至缺少对标,故而风险与回报呈等比上升,决策分量日臻加重。
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挑战在于,它的信息差效应更加薄弱,甚至缺少对标,故而风险与回报呈等比上升,决策分量日臻加重。

  经纬中国是抓住过大鱼的,或者说,在它十年以来投资的近五百家创业公司里,优质公司的占比在整个行业里都位居前列。

  根据一份创投数据库的统计显示,经纬中国在2010年到2015年的退出回报接近30倍,那也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风起云涌的时期,几个明星项目——友盟、猎豹移动、陌陌等——把经纬中国的地位抬到了第一梯队的级别。

  到了最近三年,经纬中国的投资名单依然星光熠熠,包括小鹏汽车、车和家、车好多集团、VIPKID在内的名字,无不令人侧目。

  张颖把这种表现称作为「价值观收益」,在他看来,经纬中国坚持帮助而非干预投资对象、善待而非折腾创始人的原则,改变了水流的方向。

  所以张颖为经纬中国的投后工作打分高达89分,相较他对投资工作打出的69分,足足高上一个段位,这也说明了经纬中国在与创业公司建立信赖方面的信心。

  为了参加经纬中国在沙漠里举办的十周年活动,VIPKID的创始人米雯娟通宵未眠的赶着飞机出席参加,猎豹移动的创始人傅盛干脆住在了停车场的房车里。这些行为,无不支持着张颖再次发表的自我认同:「全中国没有一家VC的投后管理比我们强。」

  哪怕是熟悉张颖的人,也时常会被他的「耿直」吓到,尤其是在讲究资历、分寸和关系的投资行业,不够客气的表态,往往容易树敌。

  张颖倒是不介意这种作风带来的影响,他甚至说「有对手会让我做得更好」,所谓「道不同则不为谋」,不必争取站在价值观对立面的人,而是吸引那些愿意作伴的同路人。

  所以张颖依然保持着摩托越野的彪悍作风,他甚至策办了名为「经纬出行」的活动,定期的邀请并带领创业者造访那些人迹罕至的蛮荒之地,用磨砺肉体的方式一起交流和思考商业上的经营问题。

  他因为敬佩双腿截肢仍然前后五次挑战登顶珠峰的中国登山家夏伯渝,就把后者请到几百名员工及创业者的面前,讲述「执着于梦想并为之倾尽全力」的真实经历。显然,作为一家投资机构,这种尝试远远称不上是分内之事。

经纬中国,十年风起
  张颖把经纬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描述为「酷」,就像是能够把「CHUANG大会」这样的商业会议和音乐节绑在一起举办,「

  没有任何VC可以像我们一样。」

  如果说张颖是在前面不吝展示热诚与野心的那个人,那么和他一起创办经纬中国的徐传陞,则是力求为这种激扬提供本质动力的另一个人。他给经纬的「酷」增加了几分力量:「既要不乱于心,也要不畏于行,我们不但要酷,还要有酷的底气(业绩)。」

  就连张颖在否认投入经纬中国十年以来是否失去什么的问题时——「对我来说,这份工作就是生命,人生所有的东西都因为这份工作而降维了」」——徐传陞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表示如果真要说遗憾的话,那就是工作繁忙起来,会牺牲陪伴家人的时间。

  徐传陞惯于保持冷静,这或许被看做是一种「泼冷水」的习惯,对内对外皆是如此。

经纬中国,十年风起
  在今年春天参加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的时候,他就说「所有人都在狂欢的时候,有些人必须保持冷静」,很多创业者会因为受到「BAT」的青睐而欣喜若狂,但是作为财务投资者,他又反常规地「泼冷水」,「

  并不是说拿战略的钱不好,只不过在某些时候我觉得很多的创始人在这样的阶段下是非常被动的,所以创始人在拿这个钱的时候,要想清楚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或许和徐传陞亲身体验过2000年那一轮互联网泡沫有关,他说自己从业近二十年,在去年才特别深刻地感受到资本的澎湃,「澎湃到其他基金在我们公司楼下堵项目了。」

  《华尔街日报》将这样的局面定义为「超量资本追逐有限初创」,认为风险投资机构在中国不仅面临着同行之间的竞争,还要面临阿里、腾讯这种巨头科技公司的较量,以及来自受到政府官方扶持的基金的挤压,这让估值计算和回报周期都有些失控。

  经纬中国过去十年投资项目的平均回报周期大概是38个月,他们用更短的时间为LP实现了回报,这个数字领先于行业平均水平。但是随着投资规模的水涨船高,作为早期投资机构仍然需要负担较高的退出压力。

  不过,张颖和徐传陞都有尊重创业者的共识,他们警惕行业过热的苗头,认为这会形成面向自身业务水平的挑战,但创业者追求成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值得责备,「

  投资错了就错了,不要去折腾或是恶劣的对待别人,要学会把精力聚焦在正确的项目上。」

  其实是很朴素的道理,却是「物稀为贵」。

  就像是巴菲特和芒格加起来才构成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全貌,张颖和徐传陞——巧合的是,两人的英文名都是David——的组合,也是经纬中国得以走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既要率性而为,也有内敛厚重,十年前的野蛮生长,十年后依然特立独行,资本市场或许不相信价值观,但是创造价值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亘古不变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阑夕。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经纬中国,十年风起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